经济

<p>在蒙大拿州前夕举行的一次特别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格雷格·吉安福特为该国唯一的国会议员提供了一次特别选举,他将成为卫报记者本·雅各布斯(本雅各布斯)击倒地面并摔坏了他的眼镜</p><p> Gianforte被指控犯有轻罪,三名当地主要报纸在事件发生后撤回了支持</p><p>尽管如此,Gianforte第二天仍然竞选美国众议院,并当选为人民党候选人Rob Quest</p><p>这提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攻击记者现在被认为是美国可接受的行为吗</p><p>吉安福特是一位传统的红色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基督教保守派,他在事件发生时领导了民意调查,许多选民事先通过投票表决</p><p>然而,如此少的选民似乎被对记者的暴力袭击所吓倒的事实使他有理由停止</p><p>对于Gianforte的行动没有选举后果,蒙大拿州当地记者在选举日报道的选民的反新​​闻情绪说明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p><p>在特朗普的背景下,对于“新闻报道”和“新闻报道”的持续恐慌,或许我们不应对蒙大拿州上周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p><p>也许我们不应期望2017年的共和党选民会被共和党候选人冒犯或左右殴打记者</p><p>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臭名昭着地说,他可以“站在第五大道的中间,射杀某人</p><p>我不会失去选民</p><p>”好吧,也许他是对的</p><p>这条线在哪里</p><p>真的不可能知道</p><p>记者和政治家天生具有对抗关系</p><p>显而易见的危险是,推进政治家可能会觉得他们可以逍遥法外,践踏新闻自由</p><p>出于多种原因,媒体对信仰和支持的侵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令人不安的发展</p><p>如果公众不信任记者的报道,公职人员将如何对他们的行为负责</p><p>当基本事实甚至无法达成协议时,我们如何才能拥有知情和参与的公民或有效的民主</p><p>当然,在俄罗斯和墨西哥等国家,记者经常被杀害,监禁或恐吓</p><p>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统计数据,自1992年以来,全世界有1,238名记者因其职业而被谋杀</p><p>事实上,美国政治候选人对记者的人身攻击受到了很多人的鄙视</p><p>这是一个可怕的迹象</p><p>这个国家新闻业的未来</p><p>对于公众,对新闻业和我们的政治家的态度,